• 每一條路的盡頭都住著一顆火熱的心

    2019-02-21 09:10:55 來源:現代語文網

    在第十本書上市之際,我欣欣然向某友報喜:“我的新書出來了!”

    友迭聲恭賀,熱情有余,真誠不足,不難體會笑聲中虛浮的客套。

    我說:“哪天方便見面嗎?我送書給你。”

    每一條路的盡頭都住著一顆火熱的心

    友知道我不喜歡用快遞,書還是面呈為好,所以不為難我,笑答:“哪天你順路來荷塘帶給我吧!”

    我欣然允諾。

    友不催,我也不急,這事就擱置下來。

    有事,兩人會電話聊幾句;無事時,各自安好。

    一晃過去幾年,第十三本著作都面世了,我還是沒逮到機會路過荷塘,更談不上順便訪友贈書了。

    每每看到躺在我家書柜里,簽贈與友的那本嶄新的舊書,我不由得暗自喟嘆:“這個世界,哪有什么順路啊?”

    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不知何故,從外村轉來一名男生,文文靜靜,寡言少語,很對我脾氣,我倆漸漸成了好朋友。

    每次放學回家,他跟我同路,走到岔路口,我往右,他往左,就那樣分道而行。現在想來,頗有幾米漫畫的風格。

    有一天,我心血來潮,對他說:“我送送你吧!”

    他說:“不用啦,你又不順路。”

    我說:“沒事啦,送你跟順不順路沒有關系。”

    回他家的路,我很少走,得經過我家芝麻田和紅薯地,除了收芝麻和插紅薯會去那之外,平時很少涉足。

    記得第一次送他的時候,我還特意把我家的田地指給他看。他說他家也會插紅薯,但沒種過芝麻。不知不覺,我們走近他村口的樹林,他怕我一個人不敢回去,勸我轉頭回去。望著那片森然的綠,我有點兒心怯,于是就坡下驢,趕緊打道回府。

    每次回家,我都會陪他走到村口的樹林,直到突然有一天他再沒來上學,才不得不終止這一長亭兼短亭的少年送別。

    小孩子無猜忌,不論順路還是繞路,送你回家才是我唯一選擇的路。

    有年夏天,我去深圳給基層公務員授課。

    本來只需住一晚,因為很想見見生活在這里的發小,特意讓邀請方給我買了次日的回程票,以期跟那多年未曾謀面的發小見上一面,小聚一下。

    但天不遂人愿。苦等一晚,不見人蹤影。

    離開深圳前夕,在火車上給發小發信息道別。他回短信道歉,解釋道:“昨天真的很不好意思,你在龍崗,離我太遠了,不方便過來。你知道深圳有多大嗎?”

    我不知深圳到底有多大,但能斷定,區區一市從東到西,肯定遠不過從南昌到深圳。

    有一段時間,我在大學的課都安排在晚上進行。

    有位讀者得知這一消息,給我來了一個突然襲擊。那次,下課鈴聲剛響,那人的信息就發過來了:“陳老師,我在你學校的停車場,等下接你一起去吃宵夜。”

    在我看來,這純屬十級驚嚇。我趕緊回復:“我已搭同事的順風車回家了。”

    那人說:“騙人!才下課一分鐘,你會飛呀!”

    這個世界的怪事——你繞路過來看我,而我卻搭順風車,溜之大吉。

    情感世界的路,縱有千萬條,歸根結底只有兩條:順路和繞路。

    情在心中,繞行千萬里,來看你,也是順路;情斷義絕,就算擦肩而過,也會迅速躲開,繞道,遠離,恨不得與那人保持一萬光年的距離。

    路不在遠近,在心。

    心里有你,腳下自然有路;心里若無,世上便無一條路通向你。并不是條條道路都通羅馬,每個人都住在自己的羅馬,有時與寂寞同在,有時熱鬧奔你而來,關鍵在于你有沒有住在別人的心里。

    情不在濃淡,而在適意。

    合適便千方百計,千辛萬苦,千山萬水,不畏路遙,不嫌日短,哪怕繞過整個地球,也要奔你而去;不適,即使面對面也不牽手,即便同船也視而不見,像躲瘟疫一樣,與之隔出這個世上最遼闊的距離。

    順心,方能順路;堵心,自然繞路。你所走過的每一條路,盡頭都住著一顆火熱的心。

    熱點圖文

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